“一帶一路”上的央企角色
來源:中鐵城建北京工程公司  時間:2017-06-20  點擊量:   
【字體:
      央企“走出去”首先要定位自己是一個企業,企業的首要目標就是追求經濟效益。因此,中國企業在海外投資時對項目的選擇要慎重,對風險的考慮要全面,確保國家的經濟效益不受損失,這是最根本的出發點。
      近幾年來,隨著“一帶一路”戰略的推進,中國境外投資規模不斷擴大,“走出去”的中國企業越來越多。其中,央企成為參與“一帶一路”建設的重要力量。
      5月8日,在中央企業參與“一帶一路”共建情況的新聞發布會上,國務院國資委主任肖亞慶介紹說,三年多以來,我國共有47家央企參與、參股、投資或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和地區的企業合作,共建了1567個項目。
      但同時也應看到,在企業出海的過程中,中國企業不適應海外經營制度的缺陷正逐漸顯現;在投資領域和制度層面,中國企業風險識別、風險控制和風險規避的能力有待進一步提升。
如何當好“主力軍”
      作為國家實力和形象的代表,國有企業在推進“一帶一路”建設過程中發揮著“主力軍”和“領頭羊”的作用。
      根據公開資料顯示,2015年-2016年上半年中國對“一帶一路”相關國家的前十大項目投資,其額度占到投資總額的近43%。
      在發布會上肖亞慶也介紹,中央企業境外9112個,分布在全球185個國家和地區。截至去年底,中央企業在“一帶一路”建設中參與的投資類的項目就有1576個。
      肖亞慶表示,“這些年來,中央企業在“走出去”過程中的年均投資增長15%,年均銷售收入增長45%,這些項目很大部分在“一帶一路”沿線”。
      在基礎設施建設、能源建設和產能合作方面,央企在“一帶一路”建設中都取得了大量成果。
      湖南省國際經濟與國際工程管理研究中心副主任、首席專家洪連英在接受《法人》記者采訪時表示,國有企業的戰略定位應該分階段,初期階段應該稱“主力軍”和“領頭羊”;到有序建設中期階段,應該稱“牽頭企業”比較合適。但不論哪個階段,國有企業都起引領作用。
      “一帶一路”上,國有企業采用股權制或契約制等混合制方式帶動或抱團民營企業“走出去”,既淡化國有身份,又能充分發揮其牽頭地位和引領作用。并且,只有在國際市場競爭中發展壯大和實現價值增值,才能體現出中國企業的價值。
      中國政法大學商學院院長、中國企業改革與發展研究會副會長劉紀鵬在接受《法人》記者采訪時表示,作為中國資本出海的“主力軍”,央企在其中扮演了最為重要的角色。央企“走出去”首先要定位自己是一個企業,企業的首要目標就是追求經濟效益。因此,中國企業在海外投資時對項目的選擇要慎重,對風險的考慮要全面,確保國家的經濟效益不受損失,這是根本的出發點。把握這一戰略高度之后,就是要強調對風險的控制,包括所在國的政治風險、經濟風險等,并且要在法律上給予高度重視。
盲目投資將追責
       目前央企進行海外投資,最為突出的問題在于投資回報率不穩定,具有較大的經濟風險。在發布會上,也有記者向國資委求證,業界消息稱,我國在“一帶一路”沿線的部分投資出現了虧損,其中中亞地區部分投資虧損超三成,東亞和東南亞地區部分項目虧損超五成。對此,肖亞慶坦言,央企的海外投資確實存在風險。
      “央企“走出去”會面臨很多障礙。”洪連英說,從宏觀層面,有國家運行風險,信用風險、匯率風險等,其中最主要的是國家運行風險,包括與國家安全、政治穩定、政府效率、當地勞動市場問題、金融風險、稅務政策及當地基建設施標準相關的風險;信用風險也是“一帶一路”建設中的重大風險之一,是東道國可能在外國貸款或投資項目方面違約,特別是在信譽度欠佳的多個“一帶一路”國家,這種風險特別高。
      “從微觀層面上講,主要有企業的經營風險,其中整合風險最為突出。此外,對國有企業來說,還存在腐敗風險。”洪連英談到。
      劉紀鵬亦表示,從投資所在國的發展上,央企海外投資所面臨的風險大致可以分為兩種類型。一種是“一帶一路”的亞洲國家為代表,這些國家普遍在投資環境上,特別是法律環境、社會環境和政治環境不夠健全,初期可能政府有很多承諾,但很快政治體制就發生變動,社會的動蕩、政治的波動,結果成了我們投資的最大風險。
      另一種以歐洲國家為代表,這些國家雖然政治因素相對成熟,但是這些國家當前的經濟體制和我們國家并不完全對接,如果我國企業對當地所要投資的項目風險判斷不夠準確的話,往往會在衰退經濟中的歐洲,引發很多經濟風險。如對工人的?;?,這些國家的制度相對苛刻,如果不重視跟工會這樣的力量相協調溝通,也會發生較大的風險。
      對此肖亞慶表示,海外投資、國內投資,任何一項投資都會有風險,也不可能每一項投資都會百分之百成功。央企在“走出去”過程中,總體上是很好的,一年比一年有所進步。當然,國有企業在“走出去”過程中也交了不少學費。但也通過國際化的過程學習了國際上一些通行的規則,進一步了解了投資所在國的法律、人文環境和民俗風情。
      他同時強調,目前,國資委在加強央企境外投資監管,也在加強督導。指導和追責,特別是對違規決策、盲目投資、違反規定,投資造成損失的,一定要嚴肅追責。確保國有資本保值增值是國資委和央企的基本責任。
如何做好風險防控
      談及中央企業如何應對東道國的“外資本土化”問題,主要有兩條途徑:一是加快建中國境外投資的專門服務機構。這些機構為企業了解、收集、分析各國的法律、政治、經濟信息;積極充當說客和中間人的角色,影響東道國政府的政策和立法,最大限度地?;ず褪迪治夜笠檔耐蹲世?;此外,在投資目標國或地區設立專業機構,如外國的律師事務所、咨詢公司、風險評估公司等,為其海外投資企業提供業務指南與信息咨詢幫助。
      二是引導境外投資企業注重生育控制權而不是絕對控制權,多與當地企業建立共享經濟模式。
      首先,在投資的方式上盡量不要單打獨斗,多用股份制的方式,把我方的利益和當地的利益包括當地政府的利益和當地企業的利益綁在一起,一損俱損,一榮俱榮。一旦發生風險,對方也同樣要承擔。
      其次,在一些成熟國家、一些重要的高科技項目投資上,當地政府往往不希望投資國企業控制核心技術命脈,因此在公司治理方面,那樣我們的起初投資就可以通過資本市場財務投資的方式退出。適當地與當地的上市公司進行并購重組式的合作十分必要。
      最后,我們的企業“走出去”過于注重和所在國國家領導人個人有一的培育,往往忽視了所在國法律和政策制度的規范化范疇,因此,在海外投資前期要對項目進行充分的調研,多經一些法律專家,對所在國的各種法律制度進行深刻的分析,提升中央企業境外法律風險防范與處置能力。
      此外,作為監管部門的國資委在央企“一帶一路”建設過程中,既要扮演委托人的角色,也要扮演監管人的角色。一方面,要按照市場為主導、以企業為主體、政府提供服務的原則,在“一帶一路”建設中,國資委要推動央企過期深入參與“一帶一路”建設;另一方面,要結合境外投資實踐,建立激勵與約束并舉的機制、制度和規則,監督和管理好國有資產,并實現保值增值的目標。
      對于以往央企“走出去”過程中“內耗”嚴重的現狀,國資委要優化布局統籌協調,加大央企聯合出海的力度,既避免同類企業在海外惡性競爭,又可以把風險平均分擔。使我們的企業在海外大有所為。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